家乡

每一次的酒都让我陷入寂静和回忆,我看着他们畅饮,歌唱,说笑,我也在其中,但好象又超然物外,我知道,这不是一个短暂的情绪,春天带来的再不是当年那样的悸动,而是年复一年心底无端的神殇。以至于每到这个季节,这种情绪就如影随形,我不理解自己为什么总是在梦里牢牢记住了一些家乡的场景,每当在梦里重现,都会有种依依不舍,说不出滋味的感觉,后来,有事无事,我都喜欢让这些情节浮现在脑海里,这种回味对我来说已经是一种享受。

那一年家乡此刻的春天,其实并不具备特殊的抒情元素,桃花似乎永远是那种色情的粉红,到处开着金黄欲滴的油菜花,它们汹涌地开放着,稍稍被几片小树林阻隔一阵后就一泻千里似的四处铺展,与几里外的油菜地连成一片,黄色中升腾起嗡嗡的蜂鸣,让人的血液里流窜起莫名的燥动,昨天还是学生的我们在老师突然变得温和的语言抚摩下被安排在春天的绿野中留下一张张窘促不安的毕业画面,春天黄昏的风温暖凉爽地摩挲着我的脸部和双手,浑身有种麻酥的陶醉,轻浮而感动,时隔多年,我仍清楚地记得那个春天傍晚的全部情节,我想我这辈子再也找不到那种单纯的沉醉,一切痴迷与慌乱似乎都在那年透支掉了。

暂无评论

家乡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