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镌刻好每道眉间心上,画间透过思量。。。。”第一次听到拔动珠帘的开场乐,我就浑身酥软,你不要嘲笑我的感动,在这样的韵律中,那种悠扬婉转的字句一字一句流淌出来时,我已是一摊稀泥,扶也扶不起来,而且脸上无限憧憬,只不过憧憬的不是未来,而是身后遥远的某一年。也不是因为这歌词有多么美到极致,而是这单色而清丽的旋律一下子触动了尘封在心底里的关乎某个季节的回忆。到现在,我才发现一个问题,人对季节的敏感其实很象大多数人面对爱情时的状态,一辈子也许只会出现一次高峰体验。

暂无评论

随笔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