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厌大道理

如果可以,我宁愿不说 从小到大 都被这样的角色困扰 我想帮助 但是却发现总是变成语言的堆积 我懂得不少 但是我应该也明白 要让别人也了解 绝不是言语的作用 应该放弃,自己也说过的,人的命运,是否注定,就看是否愿意被注定,而绝不是,他人的力量的左右。 (更多…)

继续阅读
精神食粮之一

我在毕业以后,事实上已经非常少看书,阅读量和积累事实上暂时就止步了,生活中我的大部分时间都忙于工作,和枫还有朋友的电话,交流或许还给了我一些灵感和想法,有时候我也看电视剧,但是数量很少,这么一说,我的精神食粮似乎就要断了后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我想大家都知道我热爱思考,有关思考的文章我另外写,这里不多说,除了靠思考获得成长,我还看一部漫画,这部漫画很出名,却也有很多人嗤之以鼻,这个不是重点,有人喜欢总有人不喜欢的,漫画本身,我的收获,不少,也很入戏,不过,在漫画之外的收获,绝不比漫画少,很多和我一样热......

继续阅读
打击

受了一点点的打击。。。 大概是还没有准备好 来的太忽然了吧。 虽然很无所谓的样子。。。 能不能不要这样的打击? 虽然我现在,确实还是在打工。。。 有点无聊,好吧,不想多写,明天起来,希望是美好的一天。 今天,会随着历史的尘埃一起过去。 就像去年的阴影,也是那样子,会过去的。 心灰意冷的时候,就觉得前途渺茫,通畅顺利的时候就雄心壮志。。。 这可不是我的作风,会好起来的吧。 我,还不至于,会被这么点小小的打击,心灰意冷。

继续阅读
境界

"谁是境界最高的人" 如果说罗斯第一次问这个问题,是因为现场气氛所致,第二次问这个问题,显然是有所触动和思考后的结果。 在现场,那时候太累,可能是星期六忽然运动造成的疲劳还没过的结果,所以我没有参与讨论,大家的结论是,这问题,太抽象和模糊,不好说。 于我的观点,且不论谁是境界最高的人,从问题本身出发,说一些我的看法吧,不知道算不算马后炮? (更多…)

继续阅读
杀人游戏思考:模糊计算

对于”模糊计算“的这个词的杜撰,来自于我所从事的网站工作,由于我所做的工作内容具备着非常多的不确定因素,很多时候的行为都要依靠猜测,使得我对这种不能得到精确计算结果的问题有越来越多的体会,最后,联系我们经常玩的游戏,我慢慢得到一个个人专用词汇。 (更多…)

继续阅读
我的友人(下篇)

(四) 一起同路回家的时候,我们不再聊国家大事,只聊我们的前途。 我说:当程序员是没有前途的。 他愣了一下,然后看了我一眼。 难道不是么? 不,只是你这么说,感觉会强烈一些。 (更多…)

继续阅读
我的友人(上篇)

(一)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我现在公司的食堂,介绍我进这家公司的师兄介绍说:这是傅强,和我们俩一个学校,比你大一届。 我一看,他笑呵呵的,个子很高,偏瘦,眼睛里透着友善,我知道,他是个愿意被接近的人,而且,看来人还不错。 (更多…)

继续阅读
我的成长(二)
我的成长(一)
枫带来的故事